星期六, 10 月 1, 2022

社論》路線不對 人才報廢 – 自由評論網

國民黨內部分歧日益惡化。(檔案照)

國民黨,公投失利,內憂外患。深藍團體藍天行動聯盟到黨中央抗議,高喊「開除侯友宜」、「罷昶失敗主席下台」。而黨籍立委對準北京眼中的「台獨頑固份子」,痛斥吳釗燮斷交部長、中華民國的罪人。這位外交部長上任至今,累計六個邦交國斷交,但他強調任內與美、日等國關係有所增進。吳釗燮並不誇張,美歐印太許多國家與台灣的關係突飛猛進,而北京的外交割喉戰,連馬英九執政亦未絕跡。國民黨更應該問責的不是蔣介石任內斷交幾國?蔣經國任內斷交幾國?中華民國的罪人,到底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

大新竹合併升格,國民黨籍縣長楊文科稱:需要事先廣泛討論、凝聚共識後妥善安排,由下而上形成才能長治久安;反之,如果是由上而下,人民心裡一定會不服氣。平心而論,言之成理。但國民黨籍台南市議員蔡育輝,提案要求建請中央改國號,將中華民國改為台灣共和國,在民進黨議員不反對下,最後主席、議長郭信良裁示通過提案。中國國台辦隔海訓令:他們注意到國民黨已表達不認同此種言行、反對台獨。這是由下而上?還是由上而下?甚至是由國台辦下指導棋?

四項公投之前,朱立倫提出同舟計畫。而實務顯示,這項計畫不能招徠黨外,只有叛黨者回歸,餅做不大,卻造成內部價值顛倒,忠貞黨員是阿信。從連戰、馬英九到吳伯雄、朱立倫、洪秀柱,逢中必軟、逢台必反,江啟臣將九二共識視為歷史描述,立刻被板金烤漆回歸原點。朱立倫回覆習近平,言必稱九二共識、反對台獨,以去中、反中為大逆不道。李登輝之後,這個百年大黨,外交國安人才鑽進「兩岸同屬一中」的死胡同,產經國貿人才捲入「台灣經濟連結中國」的絞肉機。人才濟濟,花果凋零,令人不勝感慨。

政黨政治,多黨競賽,是以福國利民的政策,爭取選票。我們跟國人一樣,對各政黨一視同仁,對錯是非、台灣優先才是判準。如果淪為不同顏色的鐵票,其實是愛之適足以害之。國民黨一路走來,深藍不愛黨嗎?但愛到最高點,挾持國民黨深藍化,與主流社會漸行漸遠,選舉時無法吸引中間選民、年輕族群,這不是愛之適足以害之嗎?深藍這種路線,國民黨上層,不能力挽狂瀾、抗拒誘惑,豈非隨波逐流?

國民黨的權力傳承,從兩蔣的父死子繼,到李登輝繼位的權力鬥爭,到連戰、宋楚瑜的兩敗俱傷,到馬英九後的換柱慘敗,到韓國瑜的彗星一閃,至今仍在歧路亡羊。該黨似有一種超穩定結構,部分黨國權貴具有「血統優越性」,他們決定了意識形態與權力位階。非屬這個小圈子成員,再怎麼犧牲奉獻都是打工仔。這個小圈子,連戰老矣,馬英九動作頻頻,想當兩岸買辦總代理、意識形態總司令。麻煩的是,粗看小圈子儲備名單,似缺主流民意吸票機。如果國民黨在朝,有黨國體制的餘蔭,尚可得過且過。可是,在野之身,轉型正義,黨產歸零,人才卻被背離民意的路線套牢,未戰便居下風。

老實說,以國民黨為主的藍營要角,有些就學歷而言條件不差,差就差在無法與時俱進。連戰(一九三六)、蕭萬長(一九三九)、郁慕明(一九四○)、王金平(一九四一)、宋楚瑜(一九四二),逐漸退居幕後了。下一梯隊的吳敦義(一九四八)、洪秀柱(一九四八)、馬英九(一九五○)、趙少康(一九五○)、郝龍斌(一九五二)、張亞中(一九五四)、韓國瑜(一九五七)、侯友宜(一九五七)、朱立倫(一九六一)、盧秀燕(一九六一),老幹新枝世代交替中,搖擺於侯友宜代表的淡藍務實、韓國瑜代表的深藍民粹之間。更下一梯次,連勝文(一九七○)、江啟臣(一九七二)、蔣萬安(一九七八)及縣市級風頭人物,會朝什麼方向定型,尚有待觀察。至於非典型的張善政(一九五四),具有企業背景,曾任韓國瑜大選搭檔;江宜樺(一九六○)來自學界,不次拔擢至行政院長。可惜,他們並沒有為國民黨注入新活力,反而很快就被僵硬的意識形態所同化。

台灣的政黨競爭,主戰場是國家認同與經濟民生,前者且往往在關鍵時刻具有決定性。人才能否出頭,受到路線限制。藍營鄙視綠營人才,但他們不失為識時務者,貼近主流民意,也看準地緣政治的風向。不可否認,有些國人仍認為,民進黨的治國能力尚未成熟。但它的對手,九二共識、兩岸一家親,在台灣的國家認同趨勢下,在國際政治的新潮流中,總是輕易被擊敗。路線決定人才,路線不對,人才報廢。民進黨在政黨競爭,遂有「不對稱」的優勢,「抗中保台」四字無往不利,怪誰?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类似文章

评论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受欢迎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