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0 月 1, 2022

德瑞克說碳金融》第三十五講:全球性的百年大乾旱!

大家好,我是德瑞克,我對氣候變遷議題下的碳金融有高度興趣,同時也抱著高度質疑。

(乾旱、酷熱,是2022年八月全球很多地方的寫照。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

去年台灣經歷了百年大旱,那些擔憂與恐懼我們還歷歷在目。今年的夏天,水情資訊顯示,台灣大部分的地區都有夠用的水資源。(當然,基隆新山水庫,南投霧社水庫及台南曾文水庫蓄水率都不到5成,翡翠水庫水位低於六成,是值關注的隱憂)

請繼續往下閱讀…

(資料來源:台灣水庫即時水情)

可是今年夏天,地球上其他很多地方並不像台灣這麼幸運。

從全球的乾旱地圖來看,從北美、南美、歐洲、非洲、亞洲、到澳洲,這場全球性的乾旱有多嚴重!甚至BBC報導,這是歐洲五百年來所遭遇最嚴重的乾旱。

今年夏天,乾旱與酷熱,是全球很多人生活的寫照。極端乾旱造成了民生用水限縮、糧食產出減少、水力發電不足、河流水位下降導致航運量降低。許多人生活在不便利與高昂成本中。這一講,我們來看看各地的乾旱與它們所帶來的影響。

(顏色越偏紅與咖啡,就代表乾旱情況越嚴重。圖片來源:https://experience.arcgis.com/)

先來看看歐洲,英國廣播公司(BBC)8月24日報導,今年歐洲所遭遇乾旱是500年來最嚴重的,歐洲有三分之二的地區處於乾旱警告之下。缺乏降雨加上持續的熱浪,導致這場可怕的乾旱。

從以下歐盟公布的八月乾旱報告可以看到,呈現黃色、橘色到紅色的,代表乾旱地區。顏色越深代表乾旱越嚴重。可以看到,包括西歐的英法、中歐的德國、東歐的羅馬尼亞、到南歐西班牙與義大利,甚至連北歐的挪威與瑞典都難逃乾旱的侵略。

(2022年歐洲乾旱地圖,資料來源:歐盟報告《Drought in Europe August 2022》)

讓我們看看乾旱的影響有多嚴重?先來看看因為乾旱而顯露的奇景。

首先,因為歐洲幾條著名河流已經乾涸,許多百年來躺在河床深處的「飢餓石」紛紛重現人間。

「飢餓石」(德語Hungerstein,英語Hunger Stone)是過去中世紀中歐地區常見的一種水文地標。放在河流河床的底部,每當旱災來臨,河流水位下降到一定程度,這些大石頭或石碑就會顯現人世。因為乾旱會導致農作物歉收造成飢荒,所以這樣的大石頭或是石碑被稱為「飢餓石」,作為飢荒的紀念和警告。

(中歐有名的飢餓石重現,地點在捷克的易北河,圖片來源:Twitter)

其中一個有名的古老饑餓石,位於捷克易北河,也因為這次的歐洲大旱而重新顯露人間,上面寫著「Wenn du mich siehst, dann weine」,意思是「如果你看到我,哭泣吧」,聽起來有種很不妙的感覺。

而且,縮小的湖泊和河流也揭開了某些長期被隱藏的景象。在西班牙中部的瓦爾德卡納斯水庫,乾旱暴露了一個史前巨石陣,歷史可追溯到公元前5000 年。

(西班牙瓦爾德卡納斯水庫的低水位,讓史前巨石陣重現天日。圖片來源: 維基百科)

另外,在塞爾維亞的多瑙河域,也因為水位降至低點,竟然發現有幾十艘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德國軍艦,過去曾經沉沒在這個河域,離譜的是,許多船隻仍然裝有彈藥和爆炸裝置,怎麼移除這些老軍艦成了乾旱帶來的另類難題。

(多瑙河的低水位,讓二戰沉沒的軍艦重現人世,圖片來源:https://www.reuters.com/)

接下來看看,乾旱給歐洲各國帶來怎麼樣的影響。

法國,正在經歷自 1958 年有記錄以來最嚴重的乾旱,有100 多個城市存在供水問題,飲用水得由卡車運送配給。全國有66個省處於乾旱危機的最高預警級別。同時因為乾旱與高溫,也引發嚴重的森林野火。根據歐洲森林火災信息系統,自 2022 年初以來,已經有超過 60,000 公頃的土地被燒毀,這個數字是2021 年的兩倍多,是過去十年平均的4.6倍。

義大利,正面臨 70 年來最嚴重的乾旱。義大利政府在 7 月初宣布五個地區進入緊急狀態。義大利最長的河流-波河,流域覆蓋義大利國土的15%,影響義大利三分之一人口的用水,而這條大河的乾旱已經升高到了最高級別。今年夏天波河的流量首次下降到歷史最低值,甚至因為河流乾旱而讓海水入侵,導致波河三角洲的鹽分過高導致農作危機。而且波河的水力發電資源只剩不到過去的一半。

荷蘭,因為萊茵河的水位降低,正嚴重地影響商業航行、堤壩穩定性、水分配和海水入侵問題。而貨運物流量的降低同時也對能源產生影響,因為能載送的煤炭與石油變少了。

西班牙,全國水庫的蓄水量為10 年平均值的 58%,而一些受乾旱影響更深的南部地區,水庫蓄水量僅為10 年平均水平值的三成。 有森林野火危機。

葡萄牙,2022年7 月是該國有紀錄以來最熱的七月,而該國 99%的地區正處於嚴重或極端乾旱狀態。

英國,今年一到六月,是英格蘭自1976年以來最乾旱的六個月。

根據 2022 年 8 月版的歐洲農作物監測公報,異常的乾旱與酷熱,嚴重降低了主要作物的產量。預測玉米、大豆和向日葵的產量受到的影響最大,預計減產幅度分別為: -16%、-15%、-12%(相對於過去5年的平均值)。

而因為俄烏戰爭制裁俄羅斯天然氣,本就深陷能源壓力的歐洲,再度因為百年乾旱,能源供給進一步受到嚴峻考驗。運送煤炭的船隻無法安全地在低水位的河流中航行,燃煤電廠原料供給成為問題,再者乾枯的河流也讓水力發電量下降了20%。

看完了歐洲,讓我們看看美國。

目前美國 43% 以上的州目前正在經歷乾旱。有超過 1.3 億人正在受到乾旱的影響,估計有 2.29 億英畝的農作物受到影響。

美國兩個最大的水庫—科羅拉多河上的米德湖和鮑威爾湖的水位都處於歷史低位,分別只到達28%與26%的容量。要知道,有美國七個州加上墨西哥,總共4000 萬人需要依靠科羅拉多河,來獲得飲用水、農業灌溉與民生必需。

(美國2022乾旱地圖,圖片來源:Drought.Gov)

無獨有偶,中國也正在遭遇酷熱與乾旱。

中國的熱浪持續了兩個月,影響層面幾乎遍及國土,甚至有一半的地區七月最高溫達到攝氏40度。

極端的高溫加上低降雨量,中國大概有一半的面積都遭遇乾旱威脅,主要是在中國的南部。這場乾旱導致了中國最長河-長江正在乾涸,長江的部分地區達到了至少自 1865 年以來的最低水位。要知道,長江流域孕育了4.5億人口和中國三分之一的農作物,乾旱將造成非常嚴重的影響。

(中國有一半的面積正遭遇乾旱,主要在南部。圖片來源:https://multimedia.scmp.com/)

以下是一些受影響的地區:

水電約佔四川省電力的 80%。8月份四川水力發電量較去年下降50%。

湖北省已經有大面積的農作物因為乾旱受損,據地方當局稱,自 6 月以來,湖北省受乾旱影響超過 570 萬人
江西省自7月以來,有104個縣區近300萬人受乾旱影響。

而世界最大的水力發電-三峽大壩的發電量比去年減少了四成。影響了數百萬人的民生與工業供水,迫使一些省份的工廠暫時關閉。

整條長江幾乎都處於低水位,並且預測未來四個月內維持在低水位的可能性極高。從下圖可以看到,幾乎整個長江主流與分支,都呈現低流量的高可能性。

(長江流域到今年底,恐怕都將維持在低水位與低流量,圖片來源:https://multimedia.scmp.com/)

中國最大的淡水湖-鄱陽湖因為缺水,目前只剩正常面積的四分之一。從飛機上空拍的影片來看,鄱陽湖竟然變成了一棵乾枯的樹的形象。

(乾涸的鄱陽湖,圖片來源:Twitter)

其實,對乾旱最沒有抵抗力的,是最貧窮地區的人們。因為旱災會造成糧食與能源供給減少,進而價格上漲,而負擔不起這些漲價的貧窮人們,將是陷入困境最深的。

非洲東北的「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也正在經歷 40 多年來最嚴重的乾旱,該地區有超過 1800 萬人正在面臨嚴重飢餓。

婦女和兒童必須平均步行 14 公里去尋找水源,而且乾旱與酷熱已經造成數十萬動物死亡。

民以食為天,糧食與水都是生命的必需品。這場全球性的大乾旱將對現在原本就神經敏感的糧食與能源,又增加一個很大的變數。

美國中西部與歐洲的乾旱重創玉米的收成,導致12 月玉米期貨價格狂飆至今年6月下旬以來的最高水平,大豆和小麥也因擔心乾旱因素而上漲。

在中國,極端天氣正在威脅稻米生產,長江流域的水稻產量過去佔全中國的65%,而現在正是中期水稻最需要水的抽穗季節,這樣的乾旱恐怕將帶來秋糧的嚴重減產。

而因為飼料價格的上漲,再加上酷暑與缺水,肉類與奶製品的價格飆漲。

(飆漲的肉類與奶製品價格,圖片來源:https://www.bloomberg.com/)

在糧食已經產生危機,人都不夠吃的狀況下,是否還能給機器用?這不只是環保問題與經濟問題,甚至有點上升到道德問題的層面了。

下一講,我們要來聊聊糧食危機與生質能源。

类似文章

评论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受欢迎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