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8 月 9, 2022

社論》「一中」裹腳布該丟了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向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表示,不尋求改變台海現狀,口氣之中有對中國武力犯台的警告,也有對台灣成為正常國家的制約。圖為布林肯、王毅七月出席印尼峇里島G20會議。(法新社)

不如裴洛西訪台引起北京暴跳,半個月前畢爾以歐洲議會副議長的官方身分正式訪台。畢爾直言:歐洲和台灣是「民主國家大家庭」的一部分,「台灣的繁榮也是歐洲的繁榮。對香港來說,歐洲來晚了,我們對台灣不會遲到」。她說:「只有台灣人才能決定台灣的未來。」然而,歐盟新任駐中國大使阿爾比尼亞納表示:歐盟不主張或捍衛台獨,而是支持和平統一;我們認為只有一個中國,但如果發生軍事入侵,歐盟將與美國及其盟國一起,採取與現在對俄羅斯相同,甚至更嚴重的措施。

畢爾、阿爾比尼亞納的異同顯示,歐盟內部對中政策還有拉扯。一如美國,還有戰略模糊與戰略清晰的拉扯。所謂的支持和平統一,意涵著承認台灣屬於中國,只不過,主張統一過程要和平、反對武統。如此這般,實質上也為北京的一中原則背書。從北京的角度來看,支持和平統一,就合理化了統一台灣是中國內政,而內政不容外國勢力干涉,武統是中國的選擇自由。香港是近例,既然承認香港屬於中國,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五十年不變,或者,一國一制、愛國者治港、民主派清零、媒體姓黨,亦屬北京的選擇自由。拜登政府向習近平表白:不支持台灣獨立、不尋求改變台海現狀,是不是也在阿爾比尼亞納的陷阱邊緣?

請繼續往下閱讀…

華府經常強調,美國的一中政策,中國的一中原則,不盡相同。中國只談三個公報、三段論,美國強調台灣關係法、三個公報、六項保證。不過,華府官員、智庫,仍側重非官方關係、協助台灣自衞、和平解決分歧,六項保證中的「美不能支持中共對台灣的主權主張」,很少著墨。反倒是,三個公報的「認識到在台灣海峽兩邊的所有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在華府積非成是、作繭自縛,且外溢至國際社會。怯於「否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遂令北京的一中原則強詞奪理,連不涉及台灣的聯合國二七五八號決議亦予扭曲。近日,中國常駐聯合國官員還稱:個別國家(指美國)在烏克蘭問題上一再強調主權原則,但在台灣問題上卻不斷挑戰中國主權。無中生有,莫此為甚。

中美三個公報,當時台灣處於外來政權威權統治,台灣人民無從自由表達意志。一九八八之後,台灣逐步還權於民,主流民意越來越堅定,「只有台灣人才能決定台灣的未來」,無所謂「必須由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共同決定」。更何況,中共一黨專政,人民無權選舉執政者,何來共同決定台灣未來?布林肯向王毅表示,不尋求改變台海現狀,口氣之中有對中國武力犯台的警告,也有對台灣成為正常國家的制約。如果肯定台灣是民主盟友,印太的民主領頭羊,華府可能也要注意到,這種跟不上台灣民主步伐的舊思維,會不會讓台灣人民覺得「不夠朋友」?

烏克蘭與台灣不一樣,但普廷之於烏克蘭,預示了習近平之於台灣,這是帝國主義的共通性。普廷說:「烏克蘭對俄羅斯來說,不僅僅是一個鄰國,更是歷史的一部分」,「現代烏克蘭,完全是俄羅斯通過割去自己部分歷史領土建立的。」這種侵略他國的藉口,何其吻合習近平的句型!釣魚台,台灣,南海,不也是在這種論述邏輯下,被定義為自古以來的領土?普習侈言聯合國憲章、世界人權宣言,卻以武力解釋國際規則,以勢力範圍取代領土概念。換言之,武力所達,便是疆界。現在,西方所面對的中俄,不是現代國家,而是帝國活化石。仍想用現代國際概念,管控分歧、利益合作,只會耽誤迎戰帝國的時機。

美中貿易戰、科技戰,引起供應鏈問題,西方面臨短期利空,中國則長期利空。突如其來的可疑疫情,讓習近平化被動為主動。除了香港二次回歸,不承認海峽中線,台海是中國內海,他在地緣政治前線,正把一中紅線往外推。而台灣,正是陸權中國走向海權中國的突破點。蘇利文說:在台灣問題上,「模糊必須是戰略的特徵」。如果這是誘敵深入,的確莫測高深。只是,至少十年來已經證明了,戰略模糊制止不了帝國野心,一中政策仍被一中裹腳布纏住。有一種試錯法(trial and error),嘗試錯誤之後,就要改找新的解決問題方法,不要重複錯誤。一中政策,戰略模糊,也需要這種科學精神。

类似文章

评论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受欢迎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