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6 月 30, 2022

社論》習李矛盾這個話題

如果所謂習李矛盾的傳聞屬實,那應該是中共權力/利益集團的內部問題,挑戰不是來自外部的民主運動或外國勢力。果真如此,一黨專政依舊是公約數、共同利益。(路透檔案照)

最近,中國出現習李不同調的現象。但,這對一黨專政,也不是沒有先例。一九八九,六四之前,趙紫陽、李鵬,便各行其是。當年,還有鄧小平、陳雲等元老干政,最後趙紫陽遭黜,解放軍大屠殺。相形之下,這次相對單純。只不過,彭博報導,許多基層官員正陷入兩難:習近平推動清零政策,而李克強致力搶救經濟。

五月十八日,李克強在雲南召開「穩增長穩市場主體保就業座談會」,當天視察雲南大學,包括他自己和身邊的群眾,全部都沒戴口罩。他敦促各級政府確保夏糧豐收,即使在收穫期間發現疫情,收割也必須繼續,「不允許任何地方政府以任何理由設置影響夏糧收成的檢疫站」。而在全球貿易投資促進峰會,習近平的視頻致辭仍將聚力戰勝疫情列為第一重點。廿三日,李克強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為了推動經濟回歸正常軌道,決定實施卅三項措施,涵蓋財政、金融、產業鏈供應鏈、消費投資、能源安全和保障基本民生六個方面。廿五日,「全國穩住經濟大盤視訊會議」,李克強直言不諱:三月份尤其是四月份以來,就業、工業生產、用電貨運等指標明顯走低,困難在某些方面和一定程度比二○二○疫情嚴重衝擊時還大。

請繼續往下閱讀…

displayDFP(‘ad-IR1’, ‘m’);

李克強,防控措施不能妨礙經濟,顯然是為習近平的清零優先經濟善後。德國「經濟週刊」還指出習近平的三個錯誤,一是誤判了他的防疫政策,二是封鎖和供應瓶頸導致民眾不滿,還扼殺中國的經濟,三是誤判烏克蘭戰爭,令人對習近平的戰略感到質疑。其實,習近平還犯了其他錯誤,圍繞國進民退、共同富裕等文革式政策,中國經濟快速緊縮,失業問題攀升,導致「史上最難就業季」。「路透」報導,中國最大的能源國企中海油正在奉命撤出英、加、美的業務,因為北京擔心其海外資產成為西方制裁的犧牲品。「華爾街日報」也報導,習近平三月下令,禁止部級官員的配偶和子女直接或間接持有海外房地產,或在海外註冊實體的股份,高級官員及其直系親屬也被禁止在海外金融機構開設帳戶,除非正當理由。中國移民局最近開始,從嚴限制人民非必要出境。凡此顯示,為了習式強國夢,美中、歐中關係惡化,中俄合作無上限,與一切否定清零政策的言行作鬥爭,已令中國本身面臨極大的風險,必須開始避險準備。這對先富起來的中國人民,尤其對中共權力/利益集團內的既得利益者當然是不利的。

將近十年,以反腐之名行鬥爭之實,已在中國統治精英階層產生嫌隙。取消任期限制,廢除集體領導、接班梯隊,習近平超越鄧小平、比肩毛澤東,即將在年底二十大登峰造極。在這個節骨眼,如果想貫徹自己的意志,習近平的控制力與正當性,必須建立在決策正確、英明領導、經濟增長、利益均沾、戰略得分。如果缺乏這樣的政績,甚至產生背道而馳的失分,自然就無法壓住陣腳了。不幸的是,一連串的錯誤,恰好被二二四的普廷錯誤給放大了。烏俄戰爭三個月,習下李上的小道消息不脛而走,連習的健康狀態也受國際媒體關注,可謂無風不起浪。

如果所謂習李矛盾的傳聞屬實,那應該是中共權力/利益集團的內部問題,挑戰不是來自外部的民主運動或外國勢力。果真如此,一黨專政依舊是公約數、共同利益。一如李克強要求李家超,堅定落實「愛國者治港」。倫敦國王學院中國研究所主任克里.布朗分析指出:中國共產黨現在更善於照顧自己的利益;當習近平的政策被看作是魯莽的,並且不利於黨及其繼續執政的時候,他可能就會遭到反對和處理。不過他認為,我們今天還看不到這種局面。

三月人大,李克強表示,今年是他擔任總理的最後一年。經濟重回軌道,也許是他自我定位的最後一役。畢竟,在中共體制內,習近平具有權力制高點,易守難攻。可以確定的是,隨著俄羅斯進一步衰落,中國也將扮演專制集團的領頭羊。而美國領導的民主集團,將更聚焦於印太地區,對中國的未來走向,發揮更大的制約作用。拜登日前提到:「勝選之夜習近平致電給我,提到他先前多次說過的話說,在廿一世紀民主無以為繼,專制將主宰世界,為什麼?局勢驟變,民主需要凝聚共識而且費時,但你沒時間了」。嘗過苦頭的西方,終於開始修正縮小中國崛起的空間了。只是,中國積極重塑世界秩序,美國卻不尋求衝突或新冷戰,看來是個盲點。

类似文章

评论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受欢迎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