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9 月 29, 2022

美对华高端芯片禁令或加速AI数据中心装配线离开中国

美国政府一项对中国高端芯片的最新禁令成为华尔街当日头条新闻。两家受此禁令影响的美国主要芯片设计商的股价一度暴跌。分析人士说,这标志美中高科技战的升级,不仅打击了中国军用、民用高科技应用,并将推迟中国对高端芯片的研发。但也有专家担心,美国对华单方面出口管制可能会适得其反。

周三(8月31日),美国芯片设计公司英伟达(Nvidia)和超微半导体(AMD)说,他们接到美国政府有关停止向中国出口几款高级芯片的通知。

周四(9月1日)上午纽约股市开盘后,这两家公司的股价分别暴跌超过11%和约7%。

被新规定禁运的产品是什么?

英伟达表示,他们被告知停止向中国出口的两种芯片是A100、H100和DGX 系统,它们是开发尖端超级计算机的高级人工智能加速器。

超微半导体表示,他们被要求停止向中国出口的芯片是 MI250 集成电路,也是人工智能加速器,另外还有部分高端GPU。

周四,中国商务部发言人舒珏廷表示,“美方的做法背离了公平竞争的原则,违反了国际经贸规则。” “不仅损害了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也会对美国企业造成严重影响。”

《日经亚洲》引用美国商务部官员的话说,此举为了保护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并避免任何先进的美国技术最终被使用在中国军事应用之中。

此举对中国科技发展会有什么影响?

美国智库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ITIF)主席罗伯特·阿特金森(Robert D. Atkinson)告诉美国之音:“大家都认为只有特朗普政府才会对中国实施出口管制,现在很明显,拜登政府也在走类似的道路,试图限制中国使用美国先进技术的能力, 特别是在有助于其军事应用的领域。”

阿特金森说:“这些芯片在高性能或超级计算机以及人工智能中非常重要,在中国试图掌握的先进技术中非常重要,其中一些将用于中国军队。 因此,它的重要性在于,这将减缓中国在这些技术领域取得进步的能力。这肯定会给(美国的)国家安全带来好处,可能也会减缓中国在试图与我们竞争的其他领域的速度。”

全球性行业分析公司分析师布雷迪王告诉美国之音,“短期内这项禁令不会对中国技术产生重大影响。 从长远来看,该禁令将加速高端人工智能数据中心装配线(assembly lines)离开中国。”

“考虑到更多限制的可能性,采用中端芯片的数据中心装配线,也可能会考虑将他们的生产线迁往中国以外的地方。”布雷迪王说。“此外,这一限制将减缓中国人工智能数据中心的建立,但不会完全阻止它们。”

路透社说: “值此台湾的命运引发紧张局势之际,这一宣布标志着美国打击中国技术能力的大幅升级,因为英伟达和几乎所有其他主要芯片公司的芯片都是在台湾制造的。”

路透社说:“如果没有英伟达及其竞争对手超微半导体等公司的美国芯片,中国将无法经济且高效地执行用于图像和语音识别等许多任务的高级计算。”

路透社还说:“ 图像识别和自然语言处理在可以回答查询和标记照片的智能手机等消费类应用中很常见。它们还具有军事用途,例如为武器或基地搜索卫星图像,以及用于情报收集目的的过滤数字通信。”

中国将如何应对这项禁令?会促使其加速研发高端芯片吗?

布雷迪王说,中国可能通过收购其他英伟达和超微半导体的产品来建立具有类似功能的人工智能数据中心,“尽管它会更昂贵并且需要更长的时间。”

“此外,中国公司仍然可以收购其他国家已经建成的数据中心。或者,它可能会鼓励中国加快开发等效的人工智能芯片,然后通过代工服务制造。”

“这会激励中国跑得更快吗?也许有一点,”美国智库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ITIF)主席罗伯特·阿特金森说。但他觉得可能性不大。“中国一直在努力尽可能快地跑,他们已经尝试这样做了大约六到八年了。他们有一个名为‘四号文件’的国家计划;他们有所谓的大基金用于资助芯片制造商、芯片开发商、芯片设计师、芯片机械制造商。 所以这(禁令)不会对中国产生太大影响,不会让他们有做更多事情的动机。”

中国在获得高端芯片上有可能绕开美国吗?

美国智库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ITIF)主席罗伯特·阿特金森有此担心。“如果他们可以从其他地方得到它们(高端芯片),那么我们所做的其实就是夺走了美国公司可以用来再投资下一代芯片的出口和销售。”

阿特金森说,英国和韩国都能生产高端芯片的能力,尽管可能不如美国。

8月初,韩国已经决定参加一项由美国主导的芯片产业协定,即包括日本、台湾及韩国在内的“芯片四方联盟”(Chip 4)。但韩国在此议题上一直避免刺激中国。

“如果我是美国政府,我会非常担心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即中国芯片用户最终将用外国芯片代替美国芯片。然后我们就失去了市场。”阿特金森说。“因为多年来,单边出口管制有时会适得其反。”

英伟达和超微半导体两家CEO都是台湾裔美国企业家

英伟达和超微半导体两家公司的总部均位于加州圣克拉拉。两家公司的负责人均为台湾的第二代移民。

英伟达的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长黄仁勋(Jen-Hsun Huang),9岁随家人移民美国。他在俄勒冈州立大学获电机工程学位,在斯坦福大学获电子工程学硕士,并于1993年创立英伟达。

财经自媒体“美投君”说,英伟达“是整个人工智能行业基础设施当之无愧的霸主”,其“GPU占人工智能行业几乎100%的份额”。

超微半导体公司的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是3岁随父亲从台湾移民美国的苏姿丰(Lisa Su)。她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获电机工程的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毕业后先后任职于德州仪器、IBM、飞思卡尔半导体等公司,2012年加入超微半导体任副总裁,2014年被任命为总裁兼执行长。2021年,她被电机电子工程学会(IEEE)授予最高半导体荣誉罗伯特·诺伊斯奖章,并被拜登总统任命为总统科技顾问委员会成员。

2015年5月25日有分析师预计不消几年超微半导体将破产。但在苏姿丰的领导下,7年后,这家公司已成为全球最具价值的芯片公司之一,并成为老牌芯片制造商英特尔的主要竞争对手。

截至周四华尔街股市收盘,英伟达跌7.67%,报收每股139.37美元;超微半导体跌2.99%,报收每股82.33美元。

类似文章

评论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受欢迎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