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 月 7, 2022

自由共和國》張榮豐/90年代與國際人士往來的一些心得

本文取自張榮豐著「無煙硝的戰場」

張榮豐/前國安會副秘書長

已故中共總政聯絡部長葉選寧(化名岳楓)曾送一條幅給筆者,內容是引明人周在的七言絕句「閨怨」︰「江南二月試羅衣,春盡燕山雪尚飛,應是子規啼不到,故鄉雖好不思歸」;後面還特別題︰「戊寅春有感於兩岸事而錄」。(作者提供)

由於工作的關係,九○年代和國際人士有較多的業務往來。這些人士有的是對手,有的是盟友,還有一些則是敵是友撲朔迷離。

早在一九八八年我服務於中華經濟研究院時,就曾前往中國珠江三角洲、溫州、杭州…等地作田野調查。當時出面邀請者為中國民主同盟(簡稱民盟)的費孝通先生,他是中國著名的社會學與人類學家。在中國調研期間,從落地開始,每晚大小宴會不斷,且都是當地著名的餐廳,諸如︰北京的仿膳、全聚德,杭州樓外樓…等。熱情款待與觥籌交錯,是我對中國交往的初步印象。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往後伴隨工作以及和中國交手經驗的累積,逐漸認清利用美食與熱情款待作為談判節奏的調節,與緩和談判桌上尖銳對話,是中國談判的重要風格之一。

中共善用隱晦幽微語言

中共雖是堅定的馬、列、毛的信仰者,但也繼承並善用傳統中國天朝禮儀文化,當外國的談判代表抵達北京,看到夕陽下巍峨的紫禁城、蜿蜒於山巔的長城,吃著美味的烤鴨,喝著香醇的茅台,很少人不對這個歷史悠久且帶著幾分神祕的國度肅然起敬。初次接觸中國的談判官員,常會對於渠等情報的靈通感到驚訝,其實從對手入境中國開始,每場宴飲餐桌上的談話,都經彙總、分析、綜合後上呈作為最後談判桌上的參考。

所有談判的內行人都知道,雙方進入談判細節前,如何設定有利己方的議題,是決定一場談判勝負的關鍵所在。中共常將有利的議題,用一種隱晦、概括式的語言包裝成為談判的「原則」,再利用各種飲宴、參觀、餽贈…等熱情的款待,讓對手卸除心防,接受其所提出的談判原則。例如︰對台灣的「一個中國」、「九二共識」,與柯林頓政府談判加入WTO的「入世三原則」…等。這些「原則」事實上都是有利於中共談判的議題,最後都成為談判桌上制約對手的重要槓桿。

中國常善用傳統的朝貢精神,來拉攏對手談判代表,將對手陣營分化成「老朋友」與「頑固份子」。然後再對「老朋友」施壓,甚至情緒勒索。

此外,中共當局針對喜歡附會風雅、位階較高或出身知識份子的對手,也經常運用傳統中國的詩辭,隱約幽微意在言外的表達其意圖。

一九八二年七月廿四日廖承志給蔣經國總統的公開信,就引用了魯迅詩「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另外江澤民曾在接見台灣工商團體代表時,則引用蘇軾「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已故中共總政聯絡部長葉選寧(化名岳楓)擅長書法,曾送一條幅給筆者,內容是引明人周在的七言絕句「閨怨」︰「江南二月試羅衣,春盡燕山雪尚飛,應是子規啼不到,故鄉雖好不思歸」;後面還特別題︰「戊寅春有感於兩岸事而錄」。

多年來和中國打交道的經驗告訴我們,不管接待單位如何熱情款待,接見的領導層級再高,引用的詩詞多麼感人,都必須記住︰「中共的組織紀律,超越所有的個人交情」。其實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金科玉律,中國古代就知道和對手交往必須遵守「大夫無私交」的道理。

美式風格坦率明快

做為李總統的幕僚,九○年代也有很多機會和美國以及日本的政治人物往來,相較於中國對重要議題,時機不成熟之前不輕易表態、攤牌。美國的對手在談判桌上的表現要坦率許多,記得在一次討論美日安保條約對台灣的意義時,一位迄今仍在拜登政府擔任重要職位的美方官員,直率的說︰「台灣的朋友要認清楚,就美國而言對台灣安全最重要是台灣關係法,這是美國的法律,相當於聖經。至於你們關心的美日安保條約,就如一本平裝的廉價小說!」。此外美國的朋友對於已經發生的事情,我方提出的解釋或說法通常不太感興趣,有時他們會說︰「I Don’t Care!」;他們更感興趣的是︰「What’s the Next?」。

此外美方的談判對手相當重視效率,會議的節奏相當明快。會後雙方也很少有聚餐或宴會,甚至中午會議如果還在進行,也是準備一些三明治、生菜沙拉之類的簡餐。有時也會有工作早餐,菜色都相當簡單。無論會議的地點在美國或第三地,會議一結束美方的朋友就收拾行李,匆匆趕搭飛機或火車回華府。

和美方打交道印象最深的是,他們對勇於表達立場的對手,如果理由充分且基於自己國家利益,即便拒絕美方的提議,他們也會表示尊重,而不致感到不快,會後甚至不吝表達讚賞。二○○一年我們國安團隊,在美國談判。美方事後不但稱許我們深知自己國家利益所在,而且目標明確、策略清晰而勇於爭取國家最大的利益。某位官員甚至說過去和台灣許多官員交手,印象是「Taiwan Naver Say No to The US,It is very Unhealthy!」。

此外和美方談判,最重要是必須掌握談判的基本邏輯,也就是善於用「自己認知價值低但卻是對方認知價值高」的項目,來交換「對方認知價值低但卻是我方認知價值高」的項目。

二○○二年一月廿一日以美國為首的各國及國際組織,在東京召開阿富汗戰後重建的國際會議,很遺憾的是台灣被排除在外。但在會議召開前一天,我駐日的羅福全代表,受美國駐日大使之託,希望我們協助阿富汗臨時政府總統卡賽(Hamid Karzai)一行十二人,在阿布達比登上華航飛往東京的航班。當時羅代表從東京打電話到國安會求援,嚴格的說這並不是一項十分困難的任務。但我們充分把握了前述談判的基本邏輯,最後以此換取台灣得以派出五名代表與會,事後並贏得美國亞太副助理國務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的公開讚揚。

台日對話進入本音層次

一九七二年尼克森訪問中國後,日本也覺得要跟上腳步。當時日本執政當局認為台灣,甚至南韓都將像越南逐漸淪亡,最終被共黨國家併吞。在這樣的認知下,台日關係常停留在日本人所謂的「建前(tatemae)」層次,私下常戲稱為「玄關外交」或「挨拶(aisatsu)(打招呼)外交」。

但沒想到台灣廿年來卻奇蹟式的站穩了腳跟,同時還在民主化方面開花結果。而隨著一九九六年台海飛彈危機的發生,日本更警覺到台灣海巷(sea-lane),事關日本生命線安危。面對民主台灣,以及台灣海峽的狀況,日本勢必要有一套對台灣的新策略。同時隨著台灣民主化後,民間力量的解放,過去台日間千絲萬縷的關係,又重新恢復。在這樣的背景下,李總統主政的九○年代,台日間對話已逐漸能進入「本音(honne)」的層次。

我們有次到東京,參加一個美、日、台三方高階的戰略性對話。日方代表會後覺得有必要再對李總統,進一步闡述會議的精神和建言,乃親自草擬一封信,要我們帶回台灣呈給李總統。做為幕僚,我認真研讀這封總統交下的信。信中雖一再謙遜的表示︰「我再利用這封信提供助言,是因為這是極為重大之事」、「我好像超越立場向您陳述…」、「我充分了解這樣寫信給您,是逾越分寸。今天我不拘泥這些,是因此事重大,所以還請包涵。此外美國A君也對此事深刻關切,要我轉達他的意見和我一致 」。經仔細分析其內容,不但用語謙遜、誠懇而且具建設性,令人感動。

另外一九九六年在中共解放軍飛彈威脅下,李總統以五十四%得票率當選中華民國第一屆民選總統,日本朋友送給李總統一頂日本古代武士的頭盔,並以日本古語「勝者尤須繫盔緒」相贈,意義十分深遠。

如果雙方國家利益一致,能夠進入本音層次的對話,將能深深感受到日本是一個有禮、體貼,有內涵而細膩的民族。

總結九○年代個人的國際工作心得是—無論是敵是友,和國際人士的交手,國家利益是最核心的考量,而文化因素則決定雙方交往的風格與形式。

註︰本文取自張榮豐著「無煙硝的戰場」

类似文章

评论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受欢迎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