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 月 15, 2022

自由廣場》原民優惠 應要求族語能力

西拉雅正名爭議有感

◎ 蔣日盈

近來西拉雅正名進入憲法法庭程序,開始進行熱鬧的辯論。其實,以西拉雅族來說,歷史有明確記載,誰能懷疑他們存在的事實?

這起不必要的正名爭議,問題其實是發生在正名後的利益。也就是說,正名的爭議是原民會資源分配不當所造成,讓一些不重視文化或對文化外行的人成為既得利益者,而這些既得利益者自然不希望太多人來瓜分資源,所以所謂的辯論,只是找些不是理由的理由來排擠,甚至扭曲歷史事實。譬如有位學者竟然說:平埔族屬熟番,與生番有別,不算原住民族。其實所謂熟番、生番均屬南島語族,他們同樣久居台灣,說是原住民誰說不宜。至於熟番、生番之名,是外來統治者為方便統治所做的區分,怎能引用據予區分身分。

請繼續往下閱讀…

所以原民會宜回歸原民會成立的目的,它應該是文化單位不是利益團體,主要工作也應該是負責推動本土原民語言文化。在這前提,原民會該展現宏觀的態度,以多元的角度協助原住民恢復及發展其固有語言文化,自會樂見有更多本土原民族群加入才是。如果能尊重歷史事實、尊重族群文化,不妄設門檻,自然無正名問題。更不該花精神排擠明顯久居台灣的原住民族。

或許有人會認為正名門檻太低,會變浮濫,其實不會。以現行做法,只要被正名就通通有獎好處不斷,難怪一般人重視利益超過重視文化。所以原民會推展會務,優惠的對象能鎖定以有助語言文化保存及發展的團體或個人為主,自無浮濫之虞。以對族人的優惠為例,應以血緣及族語兼具為準,也就是雖不否定有血緣的人具備原住民身分,但須同時會族語的人才可得到優惠。一個不會族語的人,基本上已無認同族群的意識,怎有能力延續祖先文化?哪有資格享用國家給予的優惠?如此自然排除那些聚焦正名坐等利益的人,當無浮濫之虞,而且對鼓勵學族語有正面動力。

當然現狀原民族語越來越少人會講,但讓更多人會族語,不是原民會的主要工作嗎?基於現實考量,可訂一個落日條款。譬如給予五年或十年的時間學習,屆時沒通過族語檢測的人,我們固然不能否定他們的血統,但可以取消享有的優惠。

行政院也可以用會族語的人口比例來考成原民會,作為給予預算的指標。免得其忽視族語教育。原民會成立多年,原民語卻逐年消失,甚至沒能力用族語寫作,反而捨本逐末來阻擋正名,根本是失職。

(作者為台灣羅馬字協會理事,台灣南社社員)

类似文章

评论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受欢迎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