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0 月 1, 2022

自由廣場》國關學者談烏俄戰爭

◎ 湯先鈍

不少人認為在大學教授國際關係必須嫺熟軍事,因此,許多朋友和同事問我「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軍事行動(SMO)失敗了嗎?」我在這裡試圖回答這個問題。答案取決於俄羅斯目標是什麼。

如果俄羅斯的目標是接管盧甘斯克州和頓涅茨克州大部分地區,仍可能實現,還有從頓涅茨克向西延伸到赫爾松的這片地區,俄羅斯可能會保留相當數量。但從長遠來看,我不認為他們可以保留赫爾松州的北岸部分。鑑於烏克蘭軍隊可以摧毀所有跨河橋梁,俄軍在那裡過於暴露。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更大的意義上說,從烏克蘭人在基輔擊退俄軍的那一天起,SMO就注定要失敗。而最近烏克蘭更是迅速且有效的反攻,進一步加劇了普廷在軍事和政治上的困境。一旦俄軍不能佔領整個烏克蘭,他們就創造了一個敵對國家,不僅對他們懷有敵意,而且是民主國家,強烈的以西方為導向。

從烏克蘭人在基輔擊退俄軍的那一天起,SMO就注定要失敗。(AFP)

我預測,更多的失敗正在等待俄軍,儘管從長遠來看,我判定會有一場持久戰。俄羅斯根本沒有防禦一千公里前線的軍事實力,太多地方將由薄弱的部隊防守,或由二流和三流的軍隊Rosgvardia——俄羅斯聯邦國民警衛隊,以及來自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的應徵入伍新兵來防衛。

俄軍當前更憂心的,是砲兵情況。因為今年二月入侵時初步軍事進展完全仰賴火砲的壓倒性優勢,現在他們已經失去了這個優勢。尤其是美國派出的GPS制導遠程火砲,一定讓俄軍驚恐莫名。

從另一個角度來分析,歷史上俄羅斯人有從軍事災難中恢復過來的經驗。我認為,至少會有一場僵持不決的軍事對峙。俄軍將繼續控制著頓涅茨克/盧甘斯克的大部分地區,以及亞速海以北的馬里烏波爾/梅萊托波爾走廊的大部分地區。

總而言之,烏克蘭可能無法讓俄羅斯放棄二○一四年前併吞的領土,因為普廷如果繼續執政的話,不可能將其歸還。但這次SMO失敗了,普廷已經陷入困境,即將來臨的是俄烏政治和軍事僵局。

哈佛學者Theda Skocpol認為,明、清、與沙俄等國的崩潰,歸因於這些帝國對外軍事行動的失敗。對外的軍事躁進冒險常會招致失誤,從而引發崩潰的連鎖反應。普廷與習近平都應該留意這個歷史。

(作者為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富樂頓分校兼任教授,主授國際關係學)

类似文章

评论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受欢迎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