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 月 7, 2022

自由廣場》安倍的國家正常化能實現嗎?

◎ 吳景欽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奈良選舉演講時,遭槍擊身亡,震驚全世界。這除關係七月十日的參院選舉外,更牽動日本憲法第九條修正的未來。

日本二戰後的新憲法,實是由聯合國總司令部所主導,並以愛與和平為主軸。這明顯反應於其憲法第九條:「日本國民衷心謀求基於正義與秩序的國際和平,永遠放棄以國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為達到前項目的,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換言之,日本僅有個別、被動的自衛權,而不能擁有集體、主動的防衛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只是韓戰爆發後,在美國要求下,日本成立警察預備隊,即自衛隊的前身,並於一九六○年簽署美日安保條約,卻引發大規模的示威抗議。當時的首相岸信介,即安倍的外公,也遭極端分子所刺傷,致黯然下台。而在修憲有其法律與現實的障礙下,日本內閣從一九八○年代開始,就將自我防衛往集體防衛權為擴張解釋,致踩到了憲法第九條的紅線。

而在安倍於二○一二年底再次就任首相後,即提出國家正常化的目標,並以憲法第九條的修正為首要任務。惟依日本憲法第九十六條第一項,憲法修正案須有參、眾兩院三分之二以上的議員同意,並提交國民以過半數為複決後,才能生效。故安倍任內,即便自民黨及其友黨於參、眾兩院有過半優勢,卻仍難以突破修憲的天花板,致使其於二○一五年,先藉由安全保障關連法的修正,將集體防衛權正式明文化。

只是如此的舉措,使得長久以來的自衛權與自衛隊之違憲爭議,再被激化,也使日本的反戰人士,開啟新一波的憲法訴訟。而在二○二○年九月,安倍再因健康理由卸任後,推動憲法修正的態度反更為積極,尤其在去年眾院選舉,自民黨及其友黨已掌握三分之二的席次後,這股氣勢若能延伸至今年參議院選舉,安倍的目標,似就近在咫尺。

故此次選舉,安倍趁著俄烏戰爭之氣氛,除藉由替候選人的助講,強調國防預算至少要提高至國民總生產毛額的百分之二外,更直接提出將自衛隊明文於憲法第九條的主張,以求終結違憲爭議。只是在其被刺殺身亡後,就算執政聯盟取得參院的三分之二席次,安倍的國家正常化之夢,能否實現,也屬未知。

(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所教授兼刑事法研究中心主任)

类似文章

评论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受欢迎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