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 月 15, 2022

自由廣場》我遭到槍擊後的思考

◎ 林文彬

二○○九年十二月五日晚上八時,筆者在服務處遇襲遭槍擊。那時據聞在中國的台商笑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中共利用這機會在媒體連播了兩個禮拜,要中國人知道「民主的可怕」,而筆者連帶成了中共宣揚的「民主受害者」。

這次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遇刺身亡,舉世哀悼,多國紛降半旗以示尊崇。安倍果然翻轉日本在世界的形象,以及成為世人可貴的資產。唯獨中共幸災樂禍,借題發揮嘲笑民主。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回想槍擊案當晚,連任失利的鎮長朝筆者連開二槍,第一槍雖被在場的人壓下擊向地板,跳彈擊傷旁人的小腿腹,但兇犯馬上又開出第二槍,不過因卡彈,隨即被群眾制服,報警處理。生死一瞬間,真是一場民主的噩夢。

槍擊案後,身旁多了一位巡佐級的隨扈,直到上任虎尾鎮長半年後,才予辭退。有人問筆者,還敢選舉、相信民主嗎?答案是,之後筆者已再歷經鎮長連任,和當選縣議員,證明民主的陰暗面只是突發的案例,和社會縱容黑道治理的一時不幸。筆者並經常以二百年前傑弗遜(美國第三任總統)的話與朋友共勉:我們還不夠民主,但可透過教育,讓我們更民主。

《國家為什麼會失敗?》一書中兩位作者揭櫫,國家失敗是不良的榨取性制度使然。但什麼是不良的制度,其實就是不夠民主使然。像獨裁者必自斃,所以制衡是民主防範腐化的最好設計,但制衡缺乏任期的自我限制,則「連選得連任」式的萬年民代,終將摧毀民主的美意,和民主自我監督的可能。

因此,安倍之後,民主陣營對外應加速佈局安倍創造的「印太戰略」,反制中共的霸權野心;對內則應加速民意的新陳代謝,掌握現狀與時俱進,迎戰獨裁極權的專制效率。執是,安倍之後的民主陣營,尤應制衡為「連選得連任一次」的廣納性共識,健全民主、富裕民主、武裝民主。

(作者為雲林縣議員、前虎尾鎮長,著有《林文彬時論:從虎尾看世界》)

类似文章

评论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受欢迎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