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 月 7, 2022

自由廣場》海上賽鴿為何如此殘忍?

◎ 楊永年

日昨媒體報導,有立委與動保團體指控,台灣海上賽鴿殘忍至極,影響國際形象。例如近來海上賽鴿,有6萬5千隻幼鴿參賽,卻僅3隻歸巢。因此召開記者會要求修法杜絕。參與記者會的農委會與警政署科長,均表示願配合辦理。但在談如何杜絕海上殘忍賽鴿前,我們得瞭解,海上殘忍賽鴿的原因在哪?根源問題有四:

一、彩金龐大:由於每次賽鴿的彩金(或稱賭金)動輒億元台幣,使鴿會、參賽者及投注者,在龐大賭金驅使下,縱使海上天候惡劣,為贏得彩金,增加比賽刺激性,背上成為賭金的奴隸或失去人性的罪名。因為目前賽鴿並未合法化,所以難以規範,於是產生偏差的市場失靈問題。即便如此,為能讓彩金分配公平化,因此投注者或參與比賽者,最關心的就是公平性的問題,而這是下個問題的重點。

請繼續往下閱讀…

二、追求賽鴿公平性:台灣賽鴿早期都在陸地舉辦,但因陸上賽鴿經常發生擄鴿勒贖案例,所以才有後來的海上賽鴿。擄鴿勒贖其實和彩金也密切相關,由於有些「苦主」(即名鴿的主人)礙於「涉及」賭博罪不願報案;或即便報案,涉案人的刑度通常也不會太重(因為擄的是鴿不是人),使得擄鴿勒贖問題益發嚴重。或者,有些人認為賽鴿主辦單位和擄鴿者,可能存在「內神通外鬼」的問題。

三、偏好幼鴿參賽:賽鴿之所以偏好幼鴿,也是公平性問題使然。因為成鴿會有AB鴿舍問題,也就是成鴿可以培養或熟悉兩個巢,而這兩個巢可能相距逾100公里,鴿子先飛回近巢再用快速車輛、火車、高鐵運至遠巢佯稱歸返,於是產生作弊違反公平性的疑慮。而幼鴿因來不及熟悉兩個鴿舍,就沒有AB鴿舍的問題。因此才有幼鴿(一生一次參賽)「遊戲規則」的出現。更由於偏好海上競賽,縱使惡劣天候也遠距放飛,造成大量鴿子墜海、失蹤,以至動保團體及大衆產生虐鴿疑慮。

四、主管機關不明:我國賽鴿產業雖然龐大,但目前處於「地下化」,或不是合法產業,所以也沒辦法規範。因此目前賽鴿的主管機關並不明確,或可以說沒有主管機關;農委會管的是「動物」不是「人」,人的部分有違法,才能有警察介入。也因此,前述立委與動保團體召開的記者會,只找到農委會畜牧處寵物管理科科長,以及刑事局偵查科科長。兩位科長雖有其專業,但面對「跨部會」的議題,其決策的力道可能不足。而若首長(例如總統與行政院長)願意出面或重視,許多問題應可立即解決。

由於前述原因,讓台灣賽鴿往不正常的方向發展。為「正常化」賽鴿,可以比利時與荷蘭賽鴿展現的「人鴿和諧」模式作為學習對象。其實,台灣賽鴿長期以來,也有機會發展出獨特的人鴿相處模式。例如鴿子是和平的象徵,也是我警察組織帽徽與背章的重要圖騰。而警鴿也成為警魂的表徵,因此鴿子(幼鴿)受虐,等於讓警察蒙羞。在此情形下,警察或全民作為鴿子的護法,並發展出具特色的人鴿文化,有助台灣賽鴿產業往正常化的方向發展。

(作者為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类似文章

评论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受欢迎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