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 月 15, 2022

自由廣場》特殊兩國論 往事不如煙

◎ 高碩泰

1998年6月下旬,筆者自吉隆坡調職返台出任外交部北美司副司長,幾天後正在上海訪問的美國柯林頓總統拋出了一顆「新三不」震撼彈,美方「不支持」台獨、「不支持」一中一台、「不支持」台灣加入以「國家」(Statehood)為會員資格的國際組織。我方事先對柯氏此舉顯然掌握不足,尤其第三個「不支持」,在四分之一世紀後,仍然制約著華府的決策與台灣的國際參與空間,負面效應至今如影隨形!

再幾天後的7月4日美國國慶週末,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銜命抵台向李登輝總統簡報「柯江會談」與「新三不」,氣氛凝結且透出若干焦躁與不安。當天也是筆者兼任李總統英語傳譯,恭謹上陣的處女秀。

請繼續往下閱讀…

整整一年後1999年7月9日,改由台北拋出另一顆震撼彈,李總統向國際社會宣示台海兩岸乃「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媒體簡化為「兩國論」,引起一陣波瀾洶湧,效應盤旋在台北、華府、北京上空,迄今不散。

還原當天現場,李總統上午接見第一批來自東南亞的賓客後,第二批則是「世界歸正教會聯盟」的新任台籍主席宋泉盛牧師與各國基督教教會代表。虔誠基督徒的李總統心情頗佳,開場致辭時除了照稿提及台灣的對外人道援助,致力促進世界和平外,中間突然冒出台海兩岸乃是「國與國關係」,或至少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

這段說辭並不在府方幕僚事先提供筆者的中文參考資料,筆者一時語塞,但立即回神,遂本於修習國際公法與比較政府,當下口譯「State-to-State」,涵蓋既是「主權國家」,又是「政府官方」的概念。

對現場外國教會人士而言,在一個禮貌性晉見元首的場合,這段簡短的插播並沒有引起任何注意,陪見的府方及國安高層對李的脫稿陳述,神態自若,或者已胸有成竹。

當天下午,李總統由行政院新聞局局長程建人陪同,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正式向國際媒體推出「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果不其然,一時捲起千堆雪,挑動了台北、北京、華府三方的敏感神經。美方事先未被知會,驚訝可以想見,北京跳腳,台灣官方的英譯則定調使用「Special State-to-State Relationship」。

當時最難堪的莫過於數天後就要屆滿離任的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張戴佑(Darryl Johnson)。「兩國論」的震撼彈威力,加上華府急如星火的指令,要求張迅速瞭解相關原委並提出關切,使得臨去在即的張焦頭爛額。14日上午張前往總統府,名為向李辭行,但晤面自始自終圍繞在「兩國論」。筆者在現場忠實傳譯,一字不漏,不容任何誤差,卻早已汗流浹背。張的副手楊甦棣(Stephen Young)則全程振筆疾書記錄會談內容,成為張當天下午搭機離台前最後一件向華府呈報的電文,心情必定百味雜陳。

幾天後,卜睿哲連夜從華府兼程趕到台北,李不厭其煩地解析「兩國論」的背景因素,並一再表達我方堅定立場,卜則轉達美方的疑慮與關切。筆者在現場直擊,氣氛彷如一年前雙方會談「新三不」一般地嚴肅、凝重。

一年內爆出兩件影響台美關係頗鉅,效應交互激盪至今的要案,卻不無脈絡可尋,啓人深思。時間快轉到2021年10月10日蔡英文總統在國慶演說提出「四個堅持」,其中「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的宣示,引起北京官方及台灣少數人士氣噗噗地指控為「兩國論」的「復刻版」和「升級版」。但拜登政府此番則未見任何激動的反應,而二十多年來隨著台灣民眾對國家主權意識與本土主體認同的提昇,絕大多數民意認為蔡的宣示本來就是事實與現狀的陳述,何須誠惶誠恐!

徵諸現階段美中結構性「競抗」關係的形塑,北京的戰狼野心昭然若揭,國際地緣政經版塊因為俄烏戰爭、俄中合流而位移,加上華府圈內就對台政策「戰略模糊」或「戰略清晰」的理性思辨升溫,尤其朝野跨黨派知台友台挺台助台的強勁力道乃毋庸置疑。值此「兩國論」週年回顧台美關係的演變,偶然乎?必然乎?歷史依然待續,吾人庶可審慎樂觀期望。

(作者為2016-2020年駐美代表)

类似文章

评论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受欢迎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