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 月 7, 2022

自由廣場》知了愈吵愈好

◎ 張約翰

七月十五日,上海廣播電視台融媒體中心記者宣克炅,在個人微博帳號張貼「致知了」的短詩,內有「說你呢」、「高高在上」、「肥頭大耳」、「卻只會用屁股唱夏日裡的讚歌」、「不知人間疾苦」等字句,引發眾人質疑他意有所指,三十分鐘後刪文卻已來不及,最後他的百萬關注帳號被禁言,所屬單位檢討內容也被截圖上網。

許多媒體都從文字獄的角度談這件事。坦白說,按中國媒體與網路環境氛圍,這首詩一定會出事,完全不意外。筆者比較關心的,是記者在個人社群帳號的貼文是否應受媒體規範。

請繼續往下閱讀…

筆者六月廿一日曾撰「媒體應重視社群媒體規範」一文,提醒新聞媒體應訂定社群指南,不要忽略社群平台上員工個人行為可能導致的公關災難。但指南的目的、範圍、社群事件的應變應與員工事先溝通、定期檢討。

根據目前網路流傳的截圖,宣克炅事件所屬機構的內部檢討認為,作為一名主流媒體且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新聞工作者,「以個人名義發布的一些生活感想,外人看來很容易代入其職業身份並加以聯想」。這個說法正印證筆者近年來的看法:記者的個人言行對所屬媒體必然產生影響,而記者與媒體的知名度愈高,對媒體影響愈大,而且這一事實不受記者與媒體所處的媒體環境生態影響。

這並不是說媒體環境生態對社群指南的本質毫無影響。媒體的社群指南,在各種光譜色彩並存的媒體環境中,是讓媒體能更加善用社群平台謀求生路的工具;但在只有單一色彩的媒體環境中,就變成維護政權的工具。兩者最重要的差別,除了目的,還在於指南的規則由誰來訂。前者由媒體與員工共同商議,後者則由政黨到主管機關再到媒體,員工沒有機會參與。因此,社群指南是否具備正當性,還是要看其目的與如何訂定。

所以當我們回頭看看宣克炅事件,為了一首嫌蟬太吵的抱怨詩在社群媒體上被禁言,自然缺乏正當性。不過就筆者接觸過的眾多資深記者,沒有一個不精明,各種文字上的政治經濟風險評估,早就內建在思考迴路中,要說宣克炅真的只是嫌蟬太吵,筆者是不太相信。至於知了到底吵不吵,在中國這種政治光譜一片紅的環境下,大概很容易讓人受不了;而台灣這種紅白黃綠藍什麼顏色都有的地方,知了那麼多,自是要吵就吵,愈多愈吵,愈吵愈好,反正習慣就好。

(作者是世新大學傳播博士)

类似文章

评论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受欢迎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