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 月 7, 2022

自由廣場》緬懷游振亮先生

亦師亦友的民主鬥士

◎ 游錫堃

七月十日清晨出發,回到冬山街上至前台灣省諮議會議員游振亮(一九三九~二○二二)的靈前拈香致敬,心理深感不捨與悲痛。回想起我們一起被監視、盯梢、被列為「秦元份子」的相同遭遇,遂決定撰文,悼念這位相識、相知一甲子,亦師亦友的老戰友。

振亮兄與我原非同村,但因為緊密的地緣關係而很早就認識。當時從事黨外活動是有危險性的,黨外人士也互相防範,不會隨意接受外人。藉著振亮兄的關係,我拉近了與青年黨的距離,才有機會認識同屬青年黨的郭雨新先生,讓我成為參與郭先生推動社會改革的支持者之一,更因而踏上參與政治的不歸路。

請繼續往下閱讀…

省諮議員游振亮(左二)日前病逝。(本報資料照)

廿八歲那年(一九七七)的春節,是我第一次展開參選行動的日子。當時尚在國泰信託公司上班,沒有資源、沒有人脈,對於參選也沒把握,因此,春節的數個月前就向振亮兄請益,請他幫忙。比我年長九歲的他,一直是郭雨新先生的助選員,也是冬山鄉選民服務的負責人,一九七三年曾經參選過第八屆縣議員而不幸落敗,但其在競選活動、選務運作、選戰策略上,仍提供了我許多寶貴意見;雖然那一年我「競選未遂」,但對我後來參選仍幫助很大。

至今我依然記得在一九七七年大年初一早上,我騎著機車如約上門時,振亮兄滿臉訝異的說:「沒有想到你是玩真的!」可能感受到我的決心,他稍加停頓後就著裝準備,然後毅然地跨上了我的機車,開始了我們的宜蘭全境拜年活動,不管是頭城、礁溪還是三星、五結,都有我們的足跡。如今想起在美麗島事件兩年前,那個白色恐怖的戒嚴年代,只因為嚮往民主政治,兩個懵懂年輕人就貿然走向一條充滿風險的未知之路,如今想來不禁啞然失笑。

振亮兄是一個堅強的民主鬥士,我們一起參與圓山組黨及台灣民主運動,與我一直是相互扶持、切磋的夥伴。不管是省議員、縣議員競選時的互相支持,或是縣長、縣議員間的相互論辯,我們始終保持著緊密的互動與合作。如今,回顧我們一同經歷的過往,推動的台灣政治與宜蘭縣政的改革,也終將成為台灣自由民主發展的養分。在此我要向振亮兄的家人表達我深切的哀悼,他的離開讓我感到萬般的不捨,但我也相信他的精神與理想,會一直長存於我及眾多宜蘭人的心中。

(作者現任立法院長)

类似文章

评论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受欢迎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