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 月 15, 2022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蔡英文的絕對權力造成黨政失能

林佳龍要選台北市長、羅致政要選新北市長,雙雙卡在初選門檻,不在過得了過不了初選關卡,而是沒有程序可走,連入場券都拿不到。至於呼聲很高的衛福部長是不是「回首驀見燈火闌珊處」的「那人」?拖拖拉拉「三而竭」之後,陳時中據稱不想當「備胎」了。台北、新北兩市是重中之重,人選全繫於一人之手,不經過初選,選民會買單嗎?民進黨不覺得危乎殆哉?

羅致政公開宣布「拒絕」參選,話說得很直白;重點是說經過兩個月的「蹉跎」後,家人和團隊都反對他去扛這個艱難責任,主要是時間因素,新北市幅員廣大,有廿九個行政區、百工百業無數社團,四個月時間要打贏選戰,難度非常高,請黨中央不要再將他列入市長候選人評估考量。

請繼續往下閱讀…

林佳龍原表示非北市不選,現在只能等徵召;重點是他說將來選舉結果出來,徵召者要負責任,要讓民怨有出口,這樣民進黨才能繼續向前走,這是黨長期建立的傳統,地方選舉一旦選輸了,一定要有人負責,如果沒有人負責,會繼續失血,那麼勢必危及下一戰二○二四。指出民進黨蹉跎或警告徵召後的責任歸屬,兩人其實是向蔡英文喊話,但其無奈之情溢於言表。

中執會通過縣市長提名特別條例,將權力讓渡給黨主席一人,羅致政、林佳龍們在中執會中一聲不抗議,要怪誰呢?能辭其咎嗎?只能怪自己唯唯諾諾,坐視民主原則淪喪、民進黨傳統腰斬,損害自家權益又出賣了黨員權利,現在東怪西怪,可能連補破網的機會都沒有。

取消初選,就沒有「公平競爭」的機制,「絕對的權力造成絕對腐化」,艾克頓爵士指出的是權力或絕對權力沒有制衡的禍患,除造成腐化外,失能也是避免不了的。縣市長徵召逼到最後才出手,御批欽點姍姍來遲,是對候選人的不尊重、對選民的輕視,更不說會喪失戎機,這是獨裁下的失能。

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警政署長之爭又是一例。原署長陳家欽指控內政部長介入警界人事,徐國勇霸氣回應:「權力本就是我的,說我喬人事笑死人。」徐國勇對嗎?不然。陳水扁前總統表示,總統透過國安會下屬的國安局掌管八大情治系統,那是總統的權力。又說,體制雖如此,「但尊重專業更重要,否則警政署如何統領八萬大軍?」按〈國家安全局組織法〉,包括內政部警政署在內確實權屬總統,那為什麼鬧成今天的局面?這就是總統失能。接下來八萬大軍會不會不穩才是問題。

蔡英文主導通過縣市長提名特別條例,賦予自己史無前例的黨主席頂天權力,縣市長徵召既然一把抓,成敗的帳都會回到她身上。有一位政治學者說:「強制是富有成效的權力形式,但代價也同樣昂貴。」最可怕的是,付出的昂貴代價可能是台灣民主價值的犧牲。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类似文章

评论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受欢迎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