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8 月 9, 2022

自由開講》「西拉雅族原住民身分」言詞辯論前夕寫給我的南島語族兄弟們

◎乃俊廷

「你們家是外省人嗎?還是原住民?」每當與新朋友結識後,對方常常會如此追問。

「我是台灣的原住民。」我毅然決然的回答,隨後附加一句:「不過,是非法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接下來彼此的笑聲足以化解初見面的尷尬,以及掩蓋我的落寞。「乃」姓與堂號「東螺」是兩張顯著的標籤,成了我畢生追尋的課題。

那是兩張因為遺忘而曾在廣袤的亞洲大陸上四處漂流的標籤,從西南少數民族到北方大漠蒙古,從內陸江西吉安到沿海莆田湄洲,只差沒有到泰國暹羅。最終,我們父子倆在北斗奠安宮駐足,隔著施工圍籬,〈東螺西保北斗街記〉的碑文上依稀可見:「問其地,則東螺番業主也……。」當時仍是奠安宮曾被認定為國家三級古蹟的八○年代。

其實,曾祖父、祖父以來對於家族譜系的記載相當完整,國家圖書館的臺灣家譜聯合目錄,以及故宮博物院的家族譜牒文獻資料庫都有收錄〈乃氏族譜〉。有別於漢人的傳統,兩百年來的譜系中,所有的女兒們也赫然名列其中,正是南島語族母系制度的遺留。此外,東螺社目前的所有的姓氏都是原住民傳統名制:「宇」是「宇士」;「豹」是「阿豹」;「乃」是「加乃」;「茆」是「猫氏」,社首「猫氏」一家,目前則由「黎」姓繼承。

或許有人質疑:「如果已有如此完善的記載,何以還要尋根呢?」僅以一段文字簡述如下:荷蘭東印度在台分公司偕同西拉雅族打敗了強盛的虎尾壠社(Farvolong)之後,我們背棄祖靈,改信耶穌;康熙年間,已然可以讀書識字、背誦毛詩、句讀牌票;林爽文事件後,則要離鄉背井到藍興堡(今台中太平)防守番屯;嘉慶、雍正年間於彰化原鄉已無立錐之地,只能遠走噶瑪蘭、水沙連;日治時期,則要對抗泰雅族、賽德克族;最終在皇民化運動中,也失去了傳統的牽田祭典……。經歷以上種種,先祖失去的不只是語言,而是行使族群身分的話語權。過往斑斑,不堪回首。

圖為被文化部列為國家指定重要民俗的台南市東山區西拉雅吉貝耍夜祭。(台南市政府提供)

農曆八月十五是東螺社的年祭,彰化原鄉的族人結合祖靈崇拜與媽祖信仰,形成特有的東螺媽祖,東螺媽的誕辰不是農曆三月廿三,就是八月十五,其意義不言可喻。東螺媽的前鋒不是腳踏風火輪的中壇元帥,而是持長槍、背弓矢的番太祖,座前一隻活脫的獵犬,正是鮮明的原住民獵人形象。如此東螺媽與番太祖的組合,展現十足十女尊男卑的母系社會。或許你還是覺得我不是原住民,而我只是以你所不知道的另一種原住民形象,堅忍活著。

6月28日是「西拉雅族原住民身分」的憲法法庭言詞辯論,這是台灣原住民的重要時刻。以上所述只是「未正名原住民」族群的小小縮影,憲法法庭宣判結果如何並不影響我們的族群認同。族群競爭曾經是南島語族的偶然,事過境遷仍可化干戈為玉帛,但萬萬不可淪為「以番制番」的必然。

(巴布薩族東螺社後裔、東海大學兼任講師)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类似文章

评论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受欢迎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