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9 月 29, 2022

自由開講》日本執政黨迎接未來的黃金三年-對日、台、美、中的影響

王輝生

日本執政的自民黨在參議院選舉中大勝,參衆兩院加上友黨,已掌握了修憲門坎的三分之二國會議員,往後三年除非衆議院倒閣,再無大選。

安倍離世,黨內少了強有力的制衡者,躊躇滿志的岸田首相挾勝選餘威,正夢想在未來的黃金三年中,如何當個太平宰相。

請繼續往下閱讀…

安倍離世,黨內少了強有力的制衡者,躊躇滿志的岸田首相挾勝選餘威,正夢想在未來的黃金三年中,如何當個太平宰相。(REUTERS)

不料,天不從人願,日本疫災延燒、經濟疲敝,加上中國興風作浪、驚濤拍岸,水火不濟卻苦無良藥,戰雲密布反而無為而治,導致支持率暴跌,大夢乍醒的岸田首相,突然於8月10日,正如日媒所說「電光石火」般緊急改組內閣,期能力挽狂瀾。

身段柔軟的岸田首相稱:「日本正面臨戰後最大的危機,必須思考有事時,政權該如何運作」,此時「黨の結束が大事」(日文的「結束」是團結成束的意思,與中文具有終結之意的「結束」迥然有異)。呼籲黨內各派團結成束、共體時艱,以解燃眉之急。

「強自取柱 柔自取束」,強者如安倍,自然而然、自成柱樑而衆星拱月;柔者如岸田,也自然而然、自我約束以尋求黨內的團結。因為,岸田首相只是黨內第四大派閥「宏池會」的龍頭,底氣不足,而且內閣閣員有限,在僧多粥少之下,只能捨己讓人而籠絡諸派,惟獨,國防及外交必須牢牢掌握在手中。

外相是「岸田派」的老二林芳正,他被視為是親中的指標人物,但卻也是政權的骨幹,所以必須留任;而親台的岸信夫,因身體違和又涉及「舊統一教會」,岸田首相就順理成章地讓他下台,而強化國防,即是安倍的宿願也是新內閣的首務,但問題所在的防衛費,自民黨內頗有雜音。

「岸田派」的老二林芳正,被視為是親中的指標人物。(REUTERS)

安倍生前主張快速提升防衛費到GDP的2%以上,才能救亡圖存。而當家的岸田首相礙於財源難籌,則主張對於防衛費的「內容、預算、財源」須先斟酌損益,再從長計議,計劃於五年內緩慢積累到目標。

所以,當曾任安倍秘書、長達六年,也是岸信夫防衛相左右手的島田和久防衛省政務次官,違逆上意,提議增幅防衛費時,馬上在六月,就被岸田首相拔職,雖經安倍及岸信夫一再懇求留任,岸田首相仍然無動於衷。

而曾任防衛相的浜田靖一因曾主張:「與其注焦防衛費的金額多寡,不如重視如何強化國防才是要務」,對於急速增幅防衛預算,態度消極,與岸田首相的想法,不謀而合。又因浜田為人沈穩善解人意,專長溝通妥協(根回し),而且,剛隨同石破茂元防衛相訪問台灣並晉見蔡英文總統,可歸類為友台人士。

拔擢無派閥而且是再度回鍋的浜田,接替岸信夫,不但可駕輕就熟地馬上進入狀況,也對親台派有所交代。因此岸田首相退一步妥協,放棄了原本自己屬意的囊中人選,如「岸田派」的寺田捻,或「安倍派」福田系的福田達夫。對親台派而言,任用浜田,雖不甚滿意但比起以上二人,尚勉可同意。

由於美國裴洛西衆議長旋風式訪台,波濤洶湧,面對中國的無端生釁,美國嚴陣以待,然而,身為同盟國的日本林外相,不思挺美,反而當媒體詢問其態度時,竟然脫口而說:「沒有立場評論」。

在美中角力的過程中,其想坐山觀虎鬥的態度,昭然若揭,啓美疑竇。加上,當台灣的賴清德副總統專程前來弔唁安倍時,林外相面對媒體的詢問,竟稱:「你所說的那位人物」而迴避賴副總統的職稱名諱。諸如此類、種種傾中傷台的言行,不勝枚舉,都讓日本保守人士憂心忡忡。

由於內閣人事在公布前,岸田陣營曾事先釋放出「林外相將留任而岸外相及高市早苗政調會長將去職」的風聲,以測風向。但,遭到右派人士的大反彈。因為安倍的鐵桿支持層力挺高市,而這股支持層即使在安倍最低迷時,仍有近三成,始終不離不棄,這是一股足以左右政局的力量,任何政客都不敢輕忽。

著名作家兼政論家、門田隆將更直接了當地訴之媒體,公開警告「美方已經對林外相保持距離,如再排除高市早苗入閣,將對世界發出錯誤的訊息」云云,措辭相當嚴厲。

岸田首相為了政權的長治久安,只好從善如流,也為了未雨綢繆,將未來可能角逐大位的人選,如茂木敏充(幹事長)及去年總裁爭奪戰時的二位競爭對手,高市早苗及河野太郎等人,及早收編入閣,納於麾下,就近看管以免將來夜長夢多。 吉田茂及岸信介是引領日本、走出戰後悲情的二位靈魂領袖。吉田茂以追求日本的「豐衣足食」為重,主張「政經分離」,重經濟而輕武裝,衍生為後來的「宏池會」。

岸信介則主張日本應儘早「自主自立」,擺脫美國為日本所量身打造的國家體制,所以寄望「憲法改正」,使日本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岸信介的理念一脈相傳至今,由其外孫安倍晋三,克紹箕裘,發揚光大,成為現在自民黨內的最大派閥「清風會(安倍派)」。

岸田首相有鑒於自己派系的人少勢孤,上任後極力串連、溫情呼喚本來就源自於「宏池會」的各派,如「麻生派」等歸隊。 因為麻生太郎就是「宏池會」始祖吉田茂的嫡孫,本人原屬「宏池會」、因故而出走。麻生因服膺安倍,長年充當安倍的副總理,二人於私於公都是莫逆之交而合作無間,安倍(Abe)-麻生(Aso)的雙A體制,縱橫日本政壇多年,留下不少豐功偉績。

安倍下台後,麻生成為岸田政權的Kingmaker,因而榮任自民黨的副總裁,於是,岸田-麻生新軸心,應運而生。所以往後的黃金三年,若「麻生派」歸隊,則「大宏池會」就水到渠成,屆時或將取代「清風會(安倍派)」成為自民黨的最大派閥。

因為「清風會(安倍派)」群龍無首,目前暫時採取集體領導體制。派內的「安倍系」與以福田達夫為首的「福田系」,在安倍生前就貌合神離,此時更是各有算計,讓人有見縫插針的機會。

岸田首相重用親中的林外相,以備為將來與中修好的現成管道。為了平衡,就不得不在挺台的「安倍派」中物色人選入閣或入黨四役。岸田首相看好安倍側近的萩生田光一前經産相,雖然他涉及「舊統一教會」,又非派系的會長,但仍然在內閣人事公布直前,罕見地禮遇他,安排在官邸隨麻生之後,親自接見,並委以黨四役政調會長的重任。

另一位,無派閥卻力挺台灣不餘遺力的高市早苗則延攬入閣,任經濟安保相,而且在閣議的坐位排列及閣員大合照的站立序位上,都煞費苦心,位於首相左側象徵No2、是親台的高市早苗,位於首相右側象徵No3、是親中的林芳正。親台親中、分立首相左右、不偏不倚,蘊含著岸田首相的中庸治國之道。

中國對台軍演(台灣有事),卻將導彈射入日本的專屬經濟海域(日本有事),引起日本抗議,但日方的用字遣辭仍然相當節制,稱中國彈道飛彈「落下」日本的專屬經濟海域(EEZ)。

然而,中國絲毫不領情,除了否定有所謂的專屬經濟海域外,中國駐日大使館竟還惡人告狀,發出警告訊息:「忠告日本勿再犯歷史錯誤」、「日本應謹言慎行,日本最沒有資格說三道四」。

面對此一顛倒是非的指控,在8月10日的新內閣就任會上,識司外交的林外相及肩負國防的浜田防衛相,都選擇沉默。唯獨萩生田政調會長,義正辭嚴地回應「中國用自己的行動(發射導彈襲擊台日海域)印證了安倍所言不虛」。

他並強調應遂行安倍的宿願,快速力行參議院大選時的公約,將「防衛費增額到GDP的2%以上」。毅然決然的對應,頗有安倍之風,加上有岸田首相的加持,又蒙「清風會(安倍派)」大老森喜朗元首相的青睞,萩生田成為安倍接班人的聲勢大漲。

但,「清風會(安倍派)」的四大天王中,萩生田當選衆議員的次數才六回,最為資淺,諸前輩如下村博文代理會長(當選九回,最近因在文部科學相任內涉及舊統一教會的改名而被指摘)等人,能否心悅誠服,實難預料。而且心懷異志的派內「福田系」也讓「清風會(安倍派)」的未來充滿變數。

源出吉田茂的「宏池會」,自從池田勇人元首相於1957年創立,一甲子以來都秉持吉田茂「政經分離」的政策,維持著與中國的良好關係。 身為該會老大的岸田會長自無例外,曾任「廣島日中友好協會」會長,而「宏池會」老二的林芳正外相,在上任直前、更曾是「日中友好議員連盟」的會長。基於派閥「重經輕武」的傳統,對於「憲法改正」,岸田首相沒有像安倍般的急迫使命感,所以可能只會被動的順勢而為,而不會積極的主動出擊。

林外相曾洋洋得意地說:「在中、美雙方都能說得上話,是日本的強項」,見微知著,所以今後岸田新內閣的政策,將以此為本,在政治上,以美國馬首是瞻,而在經濟上,則寄望中國市場。在親美及不反中之間,左右逢源以尋求符合日本國益的平衡點。

中美交惡而劍拔弩張,目前中國元老齊聚北戴河開會、政治鬥爭正如火如荼進行中,習近平面臨三連任的關鍵時刻,而,中國戰狼卻狼爪四伸,到處惹禍,招致天下圍中的窘境。

所以,中國亟欲在日本尋覓突破口;而日本也因景氣低迷、經濟不振,覬覦中國市場,雙方都有互修友好的潛因,能否如願以償,9月27日的「安倍國葬日」及9月29日的「日中建交五十周年紀念日」都是試金石。

後安倍,有實力的日本政治家,肯無怨無悔並劍及履及地力挺台灣者,屈指可數。諸挺台大將中,有史以來最眷顧台灣的防衛相岸信夫,除了破例地在「防衛省白皮書」上對於台灣的情勢大幅著墨外,更以現任防衛相之尊,白紙黑字地記入:「不許可中國以武力統一台灣」等等力挺台灣的言行不一而足,可惜天妒英才,身體有恙,而森喜朗又垂垂老矣,麻生太郎若重歸老巢、回鍋「宏池會」的話,則即使他挺台有意也將身不由己,而無派閥的高市早苗,在痛失安倍的支撐後,鋒芒尖銳的她,在男權至上的日本政壇,恐將孤掌難鳴。

所幸,台日之絆,有著千絲萬縷的連結。安倍苦心孤詣所建構「台灣有事=日本有事=日美同盟有事」的概念,美國拜登總統在今年五月,東京「日美峰會」後的記者會上,當著岸田首相面前,已經公開唱和。而八月,中國的對台軍演,又用導彈印證此事。

此一「安倍唱、拜登和、岸田隨」的概念(台灣有事=日本有事=日美同盟有事),在日本政壇已經朗朗上口,幾成共識而定調,留下的課題只是如何落實而已。所以,在龐大友台厭中的日本民意監督下,岸田新政府的對台政策,萬變也將不離其宗。

「強自取柱 」強者安倍自成柱樑而叱咤風雲;反之,「柔自取束」柔者岸田首相謙沖自牧,自我約束,以「天衣無縫」「春風接人」為座右銘,被媒體所戲稱「沒有敵人」的岸田首相,軟性治國,在未來的黃金三年裡,能否繼強人安倍之後,強去柔來而順道而行,或,引領風騷而再創風華?全球都拭目以待。

(日本醫療法人輝生醫院理事長 京都大學醫學博士)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类似文章

评论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受欢迎

zh_TW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