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 月 15, 2022

自由開講》講究證據法則,監察院自己就可解決「情緒行為問題學生」之問題

柳彌

監察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27日通過王幼玲、葉宜津所提的調查報告,認為「情緒行為問題學生的肢體衝撞或破壞行為,常是對外界的求援信息,卻因為學校負向處置,造成更大的情緒壓力。」要求教育部提供資源,協助學校有效處理。

調查報告同時指出學生欠缺以系統方式與社政、醫療資源橫向連結之平台與機制;教育單位未能介入成效之追蹤,主動提供三級預防資源,使資源盡早到位,待發生師生及同儕衝突後,才來尋求輔導團、巡迴教師、助理員及諮詢相關專業人員等特教資源,為時已晚。

請繼續往下閱讀…

監察院建議教育部提供資源之建議,顯示監察院或許未充分掌握事實。事實是資源或許不足,但學校未依法執行三級預防方為重中之重,而教育局、監察院過度相信學校之說法,未能深入核實學校說法之依據,更是學校怠於執行三級預防之因。

情緒行為問題學生的肢體衝撞或破壞行為,常是對外界的求援信息,卻因為學校負向處置,造成更大的情緒壓力。(本報資料照)

以近期案例為例。台北市某國小發生學生霸凌事件,某學生受班導師性霸凌、該學生被同學性騷擾卻被導師認為是加害者、該學生出現不當行為被老師以體罰形式制止。該校校長知悉後不只掩飾、包庇、縱容,甚至以虛偽證言回覆調查。教育局完全接受該校陳述,未細究該陳述與事實不合之處,未注意該校長已違反《性平法》、《兒少法》。該校的輔導(轉輔老師、心理師)強調輔導學生正向適應學校,卻完全忽略該校教師的負向輔導教學行為、學校的負向處置。持續要求學生正向面對導師與學校的負向輔導教學,使得正常學生最終出現身心症狀。完全符合「情緒行為問題學生的肢體衝撞或破壞行為,常是對外界的求援信息,卻因為學校負向處置,造成更大的情緒壓力。」

與其要求教育部,監察院不如認清事實,反求諸己。監察委員應理解學校負向處置以及教育局全然接受學校違法之說法之事實,不可蕭規曹隨,不可仿效教育局相信學校之說法。監察委員只要能一一點出未附具體證據之理由,要求教育局督促學校釐清,如學校未能提出具體證據即視同學校無理。講究證據法則,讓學校無法一手遮天,自能消弭「學校負向處置」之問題。 

(大學教師)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类似文章

评论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受欢迎

zh_TWChinese